详细信息


嘉陵江畔度青春

时间:2017年09月01日    作者:王汉文    点击量:     来源:谢光德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自从大学毕业离开重庆已满七年,而自我第一次到重庆竟也过去十年有余了。尽管这些年多次因行程中转短暂驻足重庆,但也多是涮一顿重庆火锅来慰籍自己旅途的劳顿,很少涉足在山城的坎坎坝坝间。在平平淡淡的匆忙间,多少美丽的巴蜀山水母校风情只能出现在三更梦中,那些青春蓬勃风华俊秀的同学天各一方相见已难。曾经漫步校园,吴冠中老先生的那句“蜀中忆,最忆是重庆,嘉陵江畔度青春”总是让我感觉到一种隽永,却想不到一些相别的思绪。现在想起来才觉得一点苦涩一点回忆。
    大学四年我的舍友一直很稳定,四个人来自四个省,按照年龄的大小:广东揭阳的小广、陕西汉中的我、云南大理的小东、四川广安的中华。
    如果说大一大二每天晚上四人睡在床上还有天南地北、乡里风俗、孩童趣事、求学坎坷、情路历程可以畅谈无忌,到了大三大四却没有多少事情可以称道。如同住了多年的邻居:早上起来看一眼人在,吃饭了问一声“吃了没”,上课了喊上一道去......虽是平淡却感情真挚,离别之后却牵挂之情不绝于心。古语有云: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如甘醴。我们算是中人之资,相互之间没有多少书雁佳话风流轶事可以流传。但平平淡淡当中你的幽默、我的认真、他的豁达交织在一起,日夜相伴中你影响了我,我影响了你。即使如今关山阻隔,相见时难,却脱不了这种仲兄昆弟般的牵挂与藉念。只是男儿年长情至口止,虽有此念却隐于胸壑间。
    中华的事情总是让人想起来考试,每到考试时节他总是早早去教学楼上自习,有时候吃饭也不见,等到晚上才翩翩归来。我们和他说在哪里看书都一样,他却总说“感觉不一样,在宿舍没有心思看进去,去教室有感觉,如果运气好还能遇见美女。”夜晚学习归来,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他还会弹一段吉他。他是大二开始学习吉他,凭着在琴行粗浅的基础学习之外,就是自己的不懈练习,到毕业那时许多耳熟能详的曲子都已经能够弹奏下来,虽不能说熟练但也箜箜有声。最后一年他选择了考研深造,更是早出晚归,平日里也没有多少深入交谈,似乎人总会有这样的习惯:我们在熟悉的人面前保持着距离,却能将某个初次见面或者仅是网友般的人引为知己诉说衷肠。
    如果说会玩,还要属小东,喜欢运动特别是足球、篮球和电脑游戏。周末若天气尚好,他常和三五球友去绿茵场上酣杀奔逐,将青春的身影镶嵌在记忆的风景画卷上。
    如果说缘分,我和小广就是缘分的连结。他自广东来我自陕西却相遇在同一学校同一年级同一专业班级,更有着相同的出生年月日。小广是四人当中学习最为认真勤奋的,作业完成的比起我们几人主动多了。自毕业后小广回到了广东,现在音信渐少,但在微信朋友圈常看见幸福的晒照。
    说完了他们,也不得不说说自己,自毕业后到了单位报道。之后便从南到北从这项目到那个项目,一晃一忽间竟到了而立之年。这么多的时间从身上流走,而我却常常乏善可陈缺少成绩。
    很想停一停,抚慰自己内心的疲倦,多一些空灵的感受。却不得不鼓励自己人生的跑道没有休止,“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今不同昔,古人所享有的优哉游哉的日子我们怕是难再有。为了以后能够有机会这样,如今我们还是让自己忙一点,树立一个目标在心尖笔头,付诸在行动。“试玉要烧三日满,辩才须待七年期。”相信只要踏实向前,不管高山大海总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坐标;无论顺风顺水,逆风逆水,总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港湾让我们停靠。
    愿你们也安好,倘若有一天,能够再一起吃完火锅去唱歌,我一定会说:把酒倒满。

】   【 打印】   【 关闭

陕ICP备13005159号

2000~2003  中铁一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nbsp; nbsp; Copyright 201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北京中科汇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