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信息


变迁

时间:2018年11月09日    作者:冯立欣    点击量:     来源:张根城

    时光荏苒,掰着指头算下,一晃就是32年工龄了,前几天,项目领导交代了一项任务:老冯,报社有个改革开放40年的征文活动,这活非你莫属。看看自己周围一个个年轻的面庞,想一下,领导说的有一定道理,毕竟自己亲身经历和在网上查资料写出来的文章是有区别的。
    我目前在郑万高铁从事办公室工作,每天的感受就是一个字——“忙”。可是回头看下,忙的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周围的同事们都在忙,有时去其他部门办事,大家都低头忙着工作,无暇向我打招呼,打电话常用词也是:老王,现在忙吗?有时我在思考,“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符号吗?
    是啊,如果是在城市,每天看着忙忙碌碌行走如飞的身影,看着高峰期不堪重负的公交车和地铁,看着堵车时那些绝望无奈的脸孔,我在想;大家怎么都这么急?
    看看当下,我们一个分部百余名职工,就承担着17亿元的施工任务,如果把这17亿放在30年前会怎么样?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30年前,我们一个工程处八千余名职工,年产值还不到一个亿。
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感觉,现在风头转到河东了。东方的世界经济正在腾飞,而西方,正在萎缩和萧条。腾飞的时代需要我们加倍付出勤奋和汗水。
    有时我看到年轻人有抱怨的情绪,对快节奏的生活和工作不适应,我就给他们讲些宽心话:谁让我们生活在这个年代呢?这个年代造就了无数的劳模,我们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员啊。
    年纪大了,总是有些恋旧情节,工作之余和同事们闲坎,常常回忆些过去的事情。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的交通还很落后,我第一次亲身体验高速公路是在1988年,从北京出发向着石家庄方向有17公里高速公路,开着双排座小卡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司机很兴奋,油门踩到底车速达到了每小时80公里,这也是该车的极限速度,看到车两边飞速闪过的树木,驾驶员禁不住喊出了声。 那时,我们工程段有辆大客车,每天跑两趟县城,职工有事情外出,都要乘坐单位的大客车。由于交通不便,汽车驾驶员也是工地上最吃香的岗位,相对于其他岗位,驾驶员有机会外出,可以购买些生活物品,也可以经常出去看看城市,回到工地除了给大家带回物品还带来很多外面的新鲜事。
    我们乘坐火车是不需要到火车站排队买票的,这也是非铁路职工很羡慕的事情,在火车上,同坐的人只要知道我们的身份,就要问我们坐火车是不是不用买票?我们总是很自豪的告诉他们:我们用的是铁路免票,在单位上就可以开到。铁路免票学名是铁路职工乘车证,在施工单位分为探亲乘车证和出差乘车证两种,每个职工每年可以享受一张探亲乘车证,出差乘车证是按照需要经主管领导审批后开具,按照开具时间限定又可以分为全年定期乘车证和临时乘车证,定期乘车证较少,主要发放给出差较多的职工使用。2002年,政企分家步伐加快,施工单位铁路免票被取消。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吹响了改革开放的号角,那时候我上小学五年级,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事情都已经淡忘了,可是儿时的记忆是最深刻的。70年代的中国,在我幼小的心灵中铭刻下深深的痕迹。
    那是商品供应紧张的年代,粮票、布票、油票这三种小票伴随着我儿时的成长。每到过年前夕,母亲会带着我兄妹三人来到百货商店,那是我们住的小镇上唯一的一家百货商店,百货商店的日用品种还是比较齐全,可是没有票很多商品是买不到的。那时候商店里除了内衣外其它的成品的服装几乎没有,穿衣服大都要找裁缝去做。母亲把一年攒下来的布票再加上2元钱,就可以买到2丈棉布,然后花上1元钱的加工费,我们就有了过年的新衣服,孩子们盼过年,其中大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得到一件新衣服。
    70年代,售货员的岗位是最吃香的,出口转内销的商品、紧俏的商品何时上货架,售货员都是最先得到信息。如果你有亲戚朋友在做售货员,就可以得知什么时候卖紧俏商品,排队排在前面就可以买到。像茅台酒、中华烟这种特别紧俏的商品,一般都摆在大城市的外汇商店。
    70年代吃粮食都有定量,我从小学时定量12斤到高中长到28斤,定量的百分之六十是粗粮,那时的粗粮很难下咽,后来才知道,玉米面、高粱面之类都是放了很多年的陈粮。
    三大件又叫“三转一响”,包括自行车、手表、缝纫机和收音机。这三大件的价值都不会超过200元,但对于一般的家庭来说,这都是奢侈品,很多家庭一个人上班挣不到60元钱,要养活一家七八口人,所以,70年代的三大件成为每个家庭的奋斗目标。由于大中专院校较少,只要是中专以上学历,就不用操心工作,国家给予每个毕业生分配工作,记得在高考填志愿时有一栏必填项:是否服从工作分配。
    我1987年参加工作,上班时,我的工资56元,20年工龄以上的老工人工资是300多元。我的工资是老职工的六分之一,工资主要是根据工龄计算,大概每2年晋升一次工资,这些晋升的工资是永久性的,可以伴随到退休。如果是年轻的段长,工资就没有老工人的高。
    到单位报到后,我被分配到某工程段的修配所见习,段上给我发放了一张床和一节木制柜子,其余的生活用品都是自己从学校托运来的。我住在一间大工棚,周围是砖砌,房顶是牛毛毡,里面大约有十张床,房的中间有一个烧煤块的铁炉子,由于房间大,虽然火烧的很旺,离火炉较远的位置还是很冷,宿舍的职工也就围着火炉边烤火边闲聊。
    段机关设有行政和党群多达15个部门70多人,开大会都是露天,大家搬来凳子坐在院子中间听段领导讲话,有些部门我工作很久都不知是干什么的,如多经室。工程段就是个小社会,有卫生所、小学、幼儿园、商店、电话所和派出所。如果和外面联系,除了书信、电报,也可以打电话,铁路内部电话好打,对外电话要经过多道转接才能接通。
    工作不久我就发现有些部门主任干了20多年,直到退休还是那个岗位,我看到很多人上班泡茶看报纸,无所事事,心中产生很多疑惑和不解。我参加工作时赶上了工程收尾,修配所的活不多,我和师兄弟几个人就争着打扫卫生,每天把比较陈旧的加工设备擦的锃光瓦亮,师傅看了很满意。我的师傅已经50多岁了,快到退休年龄,除了修理各种设备是把好手外,他一有空就用积攒下来的白铁皮给工友们制作水壶和脸盆,他制作的水壶很精美,比商店里卖的还要好,有的工友用了20多年,退休时还带回了家。那时候的工人都有些手艺,我们宿舍坐的折叠椅、箱子就是出自木工班的师傅之手。工作第二年,我赶上了发铁路制服,灰色的春秋装、深蓝色冬装一共两套,还有一顶大盖帽,穿着制服坐火车,列车员基本不会查票。一些老工人舍不得穿新制服,就把制服带回了家给子女穿。
上世纪80年代,我所在的五公司有在职职工八千多人,年产值不足1亿,人均劳动神产率不足一万元。30年后的五公司年产值达到56亿元,人均产值超过300万元,企业规模扩张了近60倍,这种高速的增长,体现出时代的跨越,让世人感慨和惊叹不已,我们的企业便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一个缩影。
    时代在变迁,企业在砥砺奋进。
    90年代初,我所在的工程段改名为项目经理部,而我身边的一名29岁技术主管(那时候经理部还没有设总工,只有一名技术主管)直接被提拔到副处级岗位,而在此之前,公司大多数科级以上岗位人员都在40岁以上,从这一天开始,领导干部岗位逐步向年轻化过渡,分配方式也逐渐变化,工资与工作能力和贡献大小挂钩。
    90年代初的一天,公司大门口响起了鞭炮声和锣鼓声,职工们欢庆公司参建西康铁路西秦岭隧道,该隧道全长18.46公里,这是当时国内最长的铁路隧道,五公司职工也在该隧道的施工中四次刷新钻爆法施工的国内纪录。
    进入新世纪,兰新铁路兰武段乌鞘岭隧道是五公司参与的又一特长隧道,全长20.05公里,再次刷新了隧道长度纪录,这两座隧道是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初隧道施工的代表作。
    郑西客运专线秦东大断面黄土隧道,武广铁路浏阳河隧道和厦门海底隧道则是代表了五公司科技实力的崛起。
    今天的企业从国内到国际,从高铁到港口,从行业领先到世界500强,无不展现出企业蓬勃发展的生机和活力。回顾30年来的一幕幕片段,印证了公司改革和发展砥砺奋进的历程。当然,我所能描述的仅仅是冰山一角,那些企业发展博大的精神内涵只能用心去感受。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我和郑万高铁所有的职工一样,心中默默祝福我们的企业在铸就中国梦的征程上走得更远。

(作者单位:五公司)

】   【 打印】   【 关闭

陕ICP备13005159号

2000~2003  中铁一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nbsp; nbsp; Copyright 201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北京中科汇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