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信息


寄语天涯客 春风来不远

时间:2018年01月23日    作者:汪丹荔    点击量:     来源:张根城

    传说中昆明四季如春,其实并非如此,这里也会飘雪,也会冷到零下结冰,但是短暂的寒冷终将敌不过灿烂热情的太阳。元旦过后,连续几个艳阳天,虽然云贵高原的风依然刮得紧,但一些花木已经按捺不住过年的迫切心情,向阳处的桃树枝头似乎已隐隐冒出了几个芽苞,明早再去看,也许就会欣喜地吐出几个小小的花骨朵了。昆明黑龙潭公园的梅花和茶花也开得正盛,淡淡的清香和仙风道骨的姿态吸引了无数游人如痴如醉般的沉浸其中……
    小时候最期待的当属过年,因为过年有好吃的、有新衣服穿、有压岁钱,还可以不用写作业放开了玩。特别是小时候在农村,没有城市的喧嚣和陌生,左邻右舍都亲如一家人,团年、拜年、赶场、耍龙灯……年年都热闹非凡,年年都意犹未尽。记忆里的过年,从腊月初八煮腊八粥就开始了,家家户户的腊肉早已熏得焦黄油亮,那时的农村没有空调和暖气,四川的冬天总是雾蒙蒙湿漉漉的,印象中爷爷奶奶的风湿关节炎好像从来就没好过。腊月初八一大早,就开始忙着择豆子、淘糯米、切腊肉,一系列准备工作之后,灶里架上干柴,烧上红红的火,熬上一大锅腊八粥,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腊八饭、拉家常,算算一年来的收成,规划过年要置办哪些年货、要走哪些亲戚、要给谁添新衣给谁发压岁钱,热腾腾的粥喝下去,暖心暖胃、驱寒祛湿,其乐融融。
    大年三十一大早,做老中医的爷爷和做老师的叔叔就在院子里摆上八仙桌,铺上红纸,我负责打下手,备好笔墨,等着他们笔走龙蛇地写好一幅幅对联,分别贴在每一道门上,院子里一下子就满溢着红火的过年气氛。爷爷总告诉我说“门多对子多”,少不谙事的我总要自以为是地去数数家里大大小小共有几道门,告诉爷爷需要几幅对联,直到多年以后,方才领悟“门多对子多”的其中深意。
    男人们忙着收拾院子,摆好桌椅板凳,备好烟酒糖茶还有花生瓜子爆米花等,女人们则在厨房忙着准备团年饭、鸡鸭鱼肉、凉热干鲜、腊肉香肠,一年到头难得吃到的东西全都备齐了。大年三十中午,一大家子老老少少几十号人,总要坐上满满两三桌,推杯换盏,划拳行令,醉眼微醺,懒懒的阳光透过浓雾照在爷爷红光满面的笑脸上,感觉过年是如此的快乐,岁月是如此的美好……
    午饭过后,长辈们就会教我们这些小孩子用萝卜或红薯自制小油灯,拿绵线搓几个灯芯,倒上菜油,带上水果、糖、点心和酒,还有香蜡纸钱和肥肥的刀头肉,一起到山上去上坟点灯。那时的农村,没有网游电玩,没有娱乐场所,家乡的山川河流、田间地头就是我们无穷无尽的乐园,一枝狗尾巴草、一只牵牛螂、几个玻璃弹珠,捏个泥丸、摔个瓦片、编个竹马,就是我们最开心的童年玩具。上山去祭祖上坟,无疑就是一次大好的玩乐机会,像个小猴子一样满山撒欢,全然不顾脚下的荆棘、粘人的苍耳,还有乱七八糟不知名的毛毛虫,待到满身大汗、脏兮兮地回到长辈们身边的时候,才想起还没给长眠地下的祖宗磕头呢。后来长大了再去上坟,无数次祈求祖宗们泉下有知,原谅自己的少不更事。
    夜幕降临,山上千家万户的祖坟跟前都亮起了小油灯,一闪一闪似夜空中明亮的眼睛,照亮祖宗们过年回家与亲人团聚的路程,也照亮父老乡亲们对新一年的美好向往。年夜饭后,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音乐响起,烧一盆炭火,吃着零食瓜果,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守岁。总是在除夕夜交子时分,困得早已睁不开眼睛,困得对零食和鞭炮都没了兴趣,这才等到了盼望一年的压岁钱。其实也就几块零钱,但每年这个时候,郑重接过妈妈交到自己手里的压岁钱,听着父母盼望自己学习好身体棒的祝福话语,总感觉自己就是全天下最富有的人。
    长辈们总是教我们大年初一一定要早早起来,到外面去拣些柴火带回来,意味着新一年进财兴旺。可是我总想睡懒觉起不来,家人千呼万唤终于起来了,穿上新衣服,吃过圆圆甜甜的汤圆,拣完柴回来,拿上自己的压岁钱,约上几个小伙伴出去闲逛玩耍。因为自己的父亲是铁路工人,经常在全国各地修路,经常带回来一些山村里从来没听过的见闻、从来没见过的物件,经常成为我在小伙伴面前炫耀的资本,也在我心里埋下了一定要去外面走走看看的种子。
    沿着父亲的足迹,我也加入了中铁筑路大军,一年又一年漂泊在全国各地,家乡渐行渐远;一年又一年在不同的地方过年,年味越来越淡。多少个浪迹天涯的中铁筑路人,每逢在异乡过年,想再吃一次团年饭,身边却没有一个亲人和乡邻,想再拜祭一次祖坟,却不知家乡朝向何方,握着香烛,却不知该点在哪里……
    年复一年,失意慢慢变成习惯,伤感渐渐转化为意志,见惯了大年三十、初一隧道掌子面仍有工人作业,桥梁高空作业仍有工人不停歇,全国人民都在温馨的家里团聚过年,他们的“年”却在黑暗悠长的隧道深处、在寒风刺骨的施工现场。终于体会到“过年”的另一种味道,无数个客居天涯的中铁人聚在一起,无论在哪里,无论离家乡多远,我们就是亲人,单位就是我们的另一个家。是亲人就要团聚,是家就要年年过大年,每当工地上年关突击抢进度,产值爆表、士气爆棚的时候,就像是我们每个员工收到了最丰厚、最鼓舞人心的“压岁钱”一样兴奋。年一过,春雷动,家乡他乡的春风都悄悄吹过来,好吧,辞去旧岁,迎来新春,收拾好行囊,再次奔向“梦中的伊甸园”——寻沾高速,继续新一年的筑梦之旅……

】   【 打印】   【 关闭

陕ICP备13005159号

2000~2003  中铁一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nbsp; nbsp; Copyright 201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北京中科汇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