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信息


“三国属地 群雄逐鹿”系列报道之大显身手——记五公司汉十铁路项目工点负责人崔战飞

时间:2018年04月16日    作者:张根城    点击量:     来源:张根城

    东汉末年,群雄并起,战事连绵,各路豪强的军事割据和不断的势力扩张,使地处中国南北水陆交通要冲的襄阳,成为魏、蜀、吴三国斗智争勇的历史舞台。
    时隔千年,在这素有"南船北马、七省通衢"之称的襄州大地上,总有那么一群人,背扛全站仪,手握施工图,脚穿防雨靴,穿梭于中铁一局五公司汉十铁路项目的每个工点,用他们锋利的双眼,精准、高效地测量着每一方土地。
    而在这群人当中,一个80后小伙子脱颖而出,他没有出众的外表,也没有身份显赫的家世,有的只是典型中国人的黄色皮肤和一副憨厚老实的样貌,而他就是项目东津高架站钢构梁工点技术负责人——崔战飞。

“风云”变幻千百般 初心不改笑面迎

    在汉十项目建设初期,由于襄阳市政规划在襄阳东津高铁站预留地下地铁空间,中标时的设计图需要重新考虑预留地铁站的建设,并将线路高程整体提高,致使项目自2015年12月中标后直至2016年7月才开始征地拆迁工作。
    测量放线工作是项目施工的先行条件,为扭转项目工期的紧张局面,崔战飞便带领三个刚毕业的学生,迅速开展了全线12公里的测量放线工作。征地初期,正值襄阳水稻和玉米的“最后冲刺期”,一米多高且满是泥泞的水稻地和高过人头的玉米地,时刻在他们的前方,崔战飞没有丝毫犹豫,只是一个简单的一句“往前冲”,便带着徒弟们肆意穿梭其间。
    为了安抚刚参加工作就参与到现场测量工作的不适感,崔战飞不时让徒弟们稍作休息,还经常关心他们的身体健康,同时线路内所有的放线工作,他都参与其中。“有苦一起受,有甜一起尝”,这看似在当今飞速发展的时代已经渐渐淡去的话语,在他的口中,却透露出了一丝真挚、一份坦荡。当徒弟们遇到不懂的问题,他也从不厌烦地耐心讲解、演示,使徒弟们也很熟练地掌握了GPS测量仪器的操作方法,迅速在技术岗位中成长、发展。
    项目管段内的红线放线工作完成后,突然传来消息,项目要派人到相邻的南漳市去协助遗留的放线任务,虽然只是短短2.4公里车站范围内的线路,但这任务,却充满挑战。南漳车站,设计在南漳市的一个不高的山坡上,到了现场崔战飞和他的徒弟们才发现,这线路当中,荆棘丛生,树木茂盛,对GPS信号接收有一定的影响,对测量人员的行进无疑也是一个巨大的难题。于是崔战飞便想到一个办法,联合周边群众,由电锯、斧头在前边开路,并将测量人员分为两组,从线路左右两侧齐头并进,开辟了一条南漳车站区间用地的崎岖山路。通过两天半时间的丛林穿梭,最终,他们顺利完成了放线工作。
    夏日的炎热俨然使他变得黑瘦了许多,穿梭在长满荆棘的丛林中,他还是会经常被树刺刮破而出血,但他毫无察觉,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一台仪器上面,无暇去关心这一下接一下的“刺痛感”,而这也许就是“忘我”的真实写照吧。

初生牛犊不怕虎 千锤百炼渐成“钢”

    自2009年7月参加工作后,崔战飞先后参建了武广客运专线、郑西客运专线、广州城际铁路、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汉十高铁等,积累了丰富的测量和现场施工经验。
    记得是在2014年到2015年间,那时他正在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负责项目重点控制性工程——跨太焦铁路特大桥的钻孔桩、承台、墩台以及连续梁的施工。这是他第一次接触连续梁施工,第一次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一项考验,考验过了,便是一举成名;考验不过,便是被大浪淘掉的沙石,一蹶不振。但这对他来说,却从未显得那么恐怖,而是一种机会,一种提升自己能力、充实自我的大好机会。正如“学无止境”所言,他喜欢接收新知识,喜欢挑战新事物,喜欢迎接新的挑战。
    在连续梁现场施工中,他的师傅当时只对他说了一句话——好好看图纸,也正是如此,图纸便成了他的日常“加餐”。他一遍又一遍地看图纸,时不时拿着图纸到工地现场,对照图纸,对照现场,在心里逐渐构建起一套三维模型。但只看图纸对他来说是远远不够的,为了更快地将学习转变为学会,他也经常向师傅们请教,因为他深知:师傅们也是由不会变为会的,如果多向师傅请教,那么这个转变的过程就会大大缩短,这也算是走了个“捷径”。
    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项目后期,在以顶进涵施工为项目重点的施工中,他又被抽调了顶进涵工点,负责现场的施工。刚熟悉了梁部施工技术的他,突然转战又一个新事物,不但没有退缩,再一次挑起了大梁。
    当时,地道桥桥位附近有山西中南部铁路正线、长子南-长子上行联络线、改建太焦线三条铁路线,三条铁路线交叉,其中他负责的顶进涵下穿改建太焦线。而改建太焦线已铺轨通车,运输、行车安全以及施工之间的相互干扰比较大。这对于刚刚接手的他,又成了一项挑战。
    “之前我参加过的铁路工程都是单独修建,不存在其他既有线路的影响,施工难度自然偏小,可这个顶进涵施工,却恰恰存在着交叉施工和既有线路的干扰,施工难度不想而知”,他回忆到。“刚开始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我是有些怕的,但我还是会坚持完成任务的。”
    由于工期紧张,所以基本都是24小时不间断施工,此时的他,在管理现场施工的同时还仍不忘提升自己,从方案的编制到审批论证,再从施工工序的卡控管理,如工作坑开挖、隔离层设置、后背施工、线路加固、顶进、恢复线路过程中的管理施工,都格外用心。也正是如此,他睡眠变得少了,熬夜也多了,人也消瘦了不少。
    此刻,一个“怕”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约束,但更像是一种动力。

慎始而无后顾忧 千磨万击仍坚劲

    “别急,只要GPS数据算对了,再经过多次验算,咱们的放线工作就已经完成了一大半”,他的徒弟回忆到。
    这是在汉十项目征地初期,崔战飞对三个徒弟常说的一句话。当时的测量工作,虽然有徒弟们的协助,但这个担子主要是落在了他一尺二的肩上。
    东津高铁站是汉十、郑万、襄荆宜铁路合建的客运站,9站台20条线的规模,同时,汉十、郑万、襄荆宜三场并列布置,可见规模建设之宏伟,但这也正需要测量人员认真、认真、再认真。放偏一分,对项目、对相邻单位都将会产生极大的影响。
    在线路长度、线型复杂程度、线间关系等线路因素的计算中,他不敢出一点差错。根据设计图纸,他首先计算出设计坐标,将设计坐标展投至软件中进行线路模拟校核,经过多次复核后,他才敢将设计坐标输入至测量仪器中。
    “每次他计算的时候,都是精力特别集中的时候,如果遇到问题,我们也是等他计算完的时候才去请教他的。”从他徒弟的眼中,透露出一丝对师傅的敬佩之情。
    在汉十项目的两年多的时间里,大部分时间他都在管现场技术,可这也不会使他有丝毫马虎。
    当时在项目一工区负责框架桥涵现场的时候,由于技术人员紧缺,全线一共18座框架桥涵他自己便负责了三座,虽然只有几百米的距离,但对他来说,图纸他要带三份、数据他要记三份,而且三个框架桥涵的结构又是截然不同,这便需要他在脑中建立多套三维模型。
    “当时我怕记错数据,总是带着图纸,再对照着施工现场的情况,这样自己心里才有底”,回想起当时的画面,他笑着说,“那时感觉我就像回到了学生时代,天天挎着包,不过我的包里装的都是图纸。”
    同时,在现场的施工管理中,为了更好的保证工程实体质量,他总是在旁边“盯”着作业人员,作业人员当然也不敢“造次”,而且他不仅“盯”的紧,出错了他也会马上指出来,作业人员也只能乖乖“服从”,极大地保证了他的“一亩三分地”不出纰漏。
    也就是这样一个平凡的人,时刻在演绎着不平凡的人生。

认真看图纸

回驻地途中不忘与同事交流

】   【 打印】   【 关闭

陕ICP备13005159号

2000~2003  中铁一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nbsp; nbsp; Copyright 201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北京中科汇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