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信息


精细测量成就精彩人生——记中国中铁一局五公司党的十九大代表白芝勇

时间:2017年10月13日    作者:杨建光 吉祥庆    点击量:     来源:谢光德

    看着这个个头不高却健康敦实、言语不多却思路清晰、赞誉不少却仍然低调文雅的四川巴中小伙子,任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文绉绉的小伙子,竟然带着他的精密测量小分队,几乎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

    他,就是为工程建设提供精密工程测量服务,荣获全国特别关注最美职工、全国劳动模范的中铁一局宝鸡(五公司)精密测量公司青年员工——白芝勇,今年被选为党的十大九代表。

    坚持改变人生轨迹

    1999年5月毕业于兰州技校的白芝勇能有今天的成就,周围的同事和朋友们都会说:白芝勇是一个做什么事情就要坚持到底的人,因为坚持所以他能够有今天的成就。

    正是基于这种认识,参加工作十几年来,白芝勇把主要精力一是放在工作上,第二就是放在学习。在工作之余,他从来不看电视,不玩游戏,十多年如一日地坚持学习,即使他在学习中遇到了困难,即使因为学习而使他的生活拮据,也一如既往地坚持着。

    学习中的坚持不仅仅是需要付出经济上的代价,很多时候是精神和体力上折磨。尤其是一天测量外业跑下来,回到营地还要做完内业工作的数据录入,撑灯苦熬至深夜是常事,凌晨苦战也时常有之,一天的工作下来,整个人精疲力竭。听着同事们此起彼伏香甜的酣睡声,白芝勇多么想把让自己放松下来,像一根软软的面条舒服地贴在床上,好好享受一下温暖,享受一下人生。但是他却要求自己必须勇于担当,选择一旦做出,坚持前进就是人生的动力。

    因为坚持,白芝勇从普通的技校毕业生成为一个本科生,从工民建专业的学生成长为建筑施工精密测量专家,从普通工人成长为陕西省“技术状元”,乃至于成长为“全国知识型职工”、“全国最美职工”、“全国劳动模范”。

    专注练就过硬本领

    白芝勇有一个口头禅:只有技能变成本能,才能在工作中做到精熟于心。十七年来,白芝勇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专注十七年,专业技能提升实现了从量变到质变的突破,自然熟能生巧,自然可点石成金。

    白芝勇是在广州东南西环线的时候开始接触测量专业,成了现场的一名测量工。从简单的水准仪入手,一次次地反复操作,慢慢地有了手感,也对仪器有了直观的认识,最后一直练到信手拈来就准确无误为止。

    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白芝勇在宝鸡的时候,经常背着仪器在河滩、塬上等地方反复练习。他说:只有把技能变成本能,练到“人机合一”,才会有高效率的工作。

    英语一直是白芝勇的天敌,甚至到现在还是。刚调公司精密测量队工作的时候,一直以为自己动手能力还可以的白芝勇却遇到了难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进口仪器,上面的很多英文也看不懂,很多仪器都不知道怎么操作。但是要用怎么办?白芝勇采取了最笨也是最管用的办法:先对照说明书,然后查字典,弄明白每一个操作界面上英语单词的意思,并把英文和译文都抄在一个小本子上,揣在兜里,忘记了就拿出来看。比如HD代表平距,SD代表斜距,HL代表水平角等,白芝勇就死记硬背。然后对照操作,反复操作,只要有时间就背着仪器出去练习各种测量仪器的操作,对中、整平、观测、记录,一遍又一遍,常常一练就是几个小时,很枯燥很无聊。但正是在这一次次重复练习中使仪器和自己达到了“手仪”合一的境界。

    虽然不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那么传奇,但是经过白芝勇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不断使用、不断熟悉,最终测量仪器已经变成他的一部分,精熟于心,烂熟于手,也是因为熟练才使他成为专业的测量人。

    因为专业本领过硬,所以殊荣加身。这么多年,他参加各种职业竞赛,相继获得“中铁一局2005年度工程测量技能竞赛选拔赛”第一名;2006年,“中铁一局杯”工程测量技能竞赛第一名,“陕西省职工工程测量技能竞赛”第二名,并被授予“陕西省技术能手”;2007年,“陕西省职工工程测量技能竞赛”第一名,被中铁一局授予“知识型员工”,被陕西省授予“陕西省技术状元”、“陕西省优秀高技能人才”;2008年,国家争创领导小组授予“全国知识型职工”称号;2009年,陕西省争创领导小组授予“陕西省知识型职工标兵”称号;2010年,“陕西省职工工程测量技能竞赛”第一名,再次被授予“陕西省技术状元”;2010年,“中央企业职工技能大赛工程测量工决赛”银奖;2010年,第三届全国职工优秀技术创新成果优秀奖;2011年,陕西省首届职工科技节职业技能(工程测量工)擂台赛第一名……2015年,荣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

    精细突破常规刷新规范

    用形象一点的说法,工程精密测量就是工程施工人的眼睛,就是工程实体进展的方向盘,就是盾构施工的牵引线。如果再要把工程施工比喻作火箭发射,那么精密测绘人员的数据就是工程实体不断进展的“精确制导”。精密测绘人员就是用一组组数据、调整、引导工程建设者按照设计要求不断将道路往前准确延伸。如果在几十页的数据中任何一个数据出现了错误,就会给工程项目的顺利进展、后期的安全运行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南京市纬三路过江隧道,全长3.6公里,是在建最大断面的过江隧道。在隧道出口,接收钢环以及外体已经建设好,留给盾构机出来的误差范围限定在五六公分内,这绝对是挑战!

    接到这个任务后,白芝勇首先放下了第一根线:GPS这条牵引线。GPS定位简单地说,就是用定位仪同时接收两至三颗的卫星信号,通过计算与卫星之间的相对距离换算出定位仪的所在位置来定位,并将此位置参数发送给盾构机,盾构机根据所给的坐标参数确定前行方向。要让盾构机有个准确目标前进,预先给的位置(也称为基准点)就必须是准确的,规范要求是10公分左右的差别,大了或者小了,都将对工程的安全使用带来巨大的隐患甚至无法完成既有工程建设目标。而且,在工程精密测量中,很多确定的基准点也是会发生变化的。比如随着温度、湿度、周边震动等因素的影响,基准点经常会有或多或少的变化。这一点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是感受不到的,但却必是考量测量人员水平的一个很关键的因素。

    来到现场的白芝勇发现,由于是过江隧道施工,所以隧道出口、进口的基准点受到的影响就更大。在充分考虑沉降、偏压、潮涨潮落对基准点的影响情况下,白芝勇决定采用即时基准点进行GPS定位。也就是当时确定基准点,当时将数据引测到隧道内,降低因为基准点变化而产生的误差。

    仅有GPS定位肯定是不行的。白芝勇又放下了第二根线:洞内交叉导线网这根线。如果说GPS定位是一根牵引线,那么洞内交叉导线网就是根舵线。它是利用GPS定位确定的基准参数的基础上,根据设计图纸要求规划盾构机在底下的运行轨迹。盾构施工不是用钢钎穿过豆腐那样直进直出,而是有一定弧度和曲线,这样就导致了盾构运行过程中的到达的每个点的坐标都是有变化的。为了让盾构准确运行,除了GPS定位之外,还必须有一种措施来确定它的运行轨迹就像在图纸上画的一样准确。为了确定盾构机这个断面近180平米、长达80米的庞然大物按照图纸上设定的路线前进,就必须给出精确的运行参数。于是白芝勇在原来预定一个测量环的基础上,增加了至少六个测量环,使得盾构机前行中的每一个控制点都得到了反复的运算和印证。这在以往施工的经历中是没有的。

    看到白芝勇他们这样的精细,施工方感到很放心了,对白芝勇树起了大拇指。但是白芝勇还是不放心。“任何机械、仪器都是人为操作,而且机械仪器本身也有它的误差范围,一个小误差看不出来不影响精度,但是盾构施工是不断往前走的,那个观测来那个基准点是在不断底变化的,这很有可能造成误差叠加。如果是别的工程,在经过多次修正后的多次叠加也不会超出控制范围。但是这个项目不行,它的误差要控制在50毫米,误差叠加很可能就超出了这个要求,这样到出洞的时候就很可怕:挤垮钢圈和洞门,延误工期损害盾构机,这将是极大的社会资源的浪费!”

    创新行业水平持续领先的法宝

    “创新就是对高强度的工作量、复杂的操作方法的、较大的误差率等诸多原因,让操作者无法持续和忍受的情况下产生的。铅笔的橡皮固定装置就是这样发明的。”白芝勇介绍创新时这样说。

    高铁施工要求精度高,尤其是轨道板整体道床的CPⅢ测量,精度误差要求达到3毫米。只有在这样的精度下,才能保证高铁在全天候的自然条件下安全高速运行。整体道床的误差不论是大于还是小于3毫米,必须炸掉重新铺设。也就是这3毫米,影响的不仅仅是施工成本,更是影响高铁的安全运行。而高铁整体道床的施工精确度就由白芝勇团队来掌握。

    在接到任务上到新中国成立以来一次建设里程长、投资大、标准高的高速铁路——京沪高铁的整体道床CPⅢ进行精密控制测量时,白芝勇团队遇到了一个难题:不论怎么测,误差总是过大!单人检测、两人复测、多人配合再次检测,每次误差都比较大。调整设备,多项方法检测,学习规范提高……都无法解决问题。原因是什么呢?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经验的白芝勇团队陷入了沉思。

    就在一次次地检查设备时,白芝勇突然注意到一个问题:测量每次必须用的的对中杆在设计时就有5毫米的误差,而整体道床的误差必须控制在3毫米。是不是因为对中杆的5毫米误差影响的呢?白芝勇和他的团队进行了验证。

    果然,由于对中杆本身过长,导致在整体道床测量时在有的地方无法摆正,这样就由于测量人员自身形成一个误差。同时,对中杆底部过宽,无法以3毫米的误差精度立在整体道床边沿,再次造成测量过程中误差的形成。在反复试验中,白芝勇他们终于弄明白了误差产生的原因了。可以,原因弄明白了,还是没有办法:对中杆不用不行啊!

    这时,有人提出来缩短对中杆,有人提出来从新设计对中杆,还有人提出来干脆不用对中杆。在多种思路中,最后大家都逐渐将意见集中在不用对中杆这一条上来了。因为不管是缩短还是改造,都必将对对中杆造成损伤,这样这件仪器以后可能再别的工作中就无法使用了。

    方向明确了,办法很快就出来了。最后,白芝勇团队找到了一块50立方厘米的正方形铁块,将其中一个四分之一角切掉,并使切面整体平滑。然后在使用过程中将这个铁块卡在整体道床上。第一次检测,数据准确;再次检测数据准确!

    这就是后来被命名为“多功能底座模板精调棱镜适配器”,巧妙地利用了固定模具稳定性的特点,克服了脚架误差较大、高铁精度较高的难题,为高铁的精准、快速提供了又一个基础保证。

    十七年来,白芝勇先后参与了30多条铁路、公路和各种基础设施建设的线路复测、工程精测工作,他与他的测量小分队北到极寒之地,西到沙漠戈壁,南到崇山峻岭,东到大海之滨,用心血和汗水,用自己的“奉献企业,快乐自己”的理念,凝聚成一项项精确的测绘成果,一次次地成就了自己精彩的测量人生。  

】   【 打印】   【 关闭

陕ICP备13005159号

2000~2003  中铁一局集团第五工程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nbsp; nbsp; Copyright 201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北京中科汇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